特区40年:从老惠阳地区到深圳都市圈,深莞惠一体化再出发

来源:新房网 2020-08-26 13:58
418

  在都市圈同城化浪潮之下,如今的深莞惠,一体化之路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8月26日,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的日子。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回望那段峥嵘岁月就会发现,这也是深莞惠“分分合合”的一段特殊历史。


  拨开历史的风尘,深圳的前身是惠阳地区宝安县。在深圳设市和成立特区之前,惠阳地区管辖的范围包括了今天的深圳、东莞、惠州、河源、汕尾。40年一轮回,今天的深莞惠河汕,正在以都市圈同城化的方式加速“合体”。


  8月25日,中共广东省委十二届十次全会提出,形成以珠三角城市群为引领、城市群和都市圈融合发展的城市格局,带动全省形成城乡互补、深度融合的空间格局。这是对中央有关精神的落实。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以新型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需求,推动城市群、都市圈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创新。


  实际上,今年以来,广东省多次“点名”深圳都市圈,并透露深圳都市圈范围包括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4万亿级的“大深圳”都市圈浮出水面。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的批复》。多条与深莞惠有关的城际获批,包括深惠城际、莞惠城际小金口至惠州北段、深大城际等。加上赣深高铁、广汕高铁预计分别于明年和后年建成通车,届时深莞惠河汕5市可实现1小时内互通,轨道上的深圳都市圈同城化将渐行渐近。


深圳都市圈示意图


  分与合的时代命题


  中央“点名”推进深莞惠联动发展


  时间回到上世纪70年代末,位于南海边、毗邻香港的惠阳地区,是我国改革开放的“风暴眼”。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这首经典歌曲《春天的故事》,唱出了惠阳地区宝安县改设深圳市并成立特区的历史。


  1978年8月22日,中共惠阳地委向省委报送《关于宝安县改为深圳市的请示报告》。这是正式文件中第一次出现“深圳市”名称。


  1978年8月22日,中共惠阳地委向省委报送《关于宝安县改为深圳市的请示报告》。这是正式文件中第一次出现“深圳市”名称。


  当时的惠阳地区,下辖惠州市(县级市)、惠阳县、惠东县、东莞县、博罗县、河源县、龙川县、紫金县、连平县、和平县、海丰县、陆丰县和宝安县共13个县(市)。而作为地名的深圳还只是宝安县的一个边陲小镇——深圳镇。


  根据惠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惠阳地区助力深圳特区建立史录》,1978年,惠阳地委根据当时中央的有关政策举措,为充分发挥宝安县毗邻香港的区位优势,发展对外经济合作,首次提出把宝安县改为深圳市,并向广东省委报送《关于宝安县改为深圳市的请示报告》。这是正式文件中第一次出现“深圳市”的名称。


  1979年3月5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将宝安县改为深圳市,受广东省和惠阳地区双重领导。1980年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标志着深圳经济特区诞生。


  此后的1988年,惠阳地区撤销,惠州、东莞、河源、汕尾成为地级市。五城“分家”后,深莞惠河汕走上各自的发展道路,虽然命运各异,但经济社会联系从未中断。


  特别是《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出台后,深莞惠经济圈开启了一体化进程,10年间共举行了11次党政主要领导联席会议,在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城乡规划、环境保护、公共服务等领域共同推进重点合作事项。


  如今,在“双区驱动”背景下,深莞惠合作更受关注。去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明确提出“推进深莞惠联动发展”。惠州市则旗帜鲜明地表示,要像当年惠阳地区倾全力支持创建经济特区一样,全力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马向明认为,过去以城市合作的方式推动经济圈建设,跨市的经济账很难算清楚,导致难以深入推进。规划建设深圳都市圈,将强化深圳先行示范区在跨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一体化等领域的引领作用,也被赋予更大的责任,要求更大力度地辐射带动东莞、惠州、河源、汕尾等周边城市发展。


  同城化的新未来


  4万亿级深圳都市圈打开无限想象空间


  随着城市化进程迈向都市圈时代,中心城市纷纷携手周边城市“建群划圈”。首都都市圈、上海都市圈、南京都市圈……全国大大小小的都市圈已有30多个。


  早在去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的《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目标,到2022年,都市圈同城化取得明显进展。


  具体到广东,都市圈规划建设同样备受关注。


  今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编写出版的《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9》多次“点名”广州、深圳都市圈,并提及惠州、东莞等大湾区城市。广东省委、省政府在《广东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若干措施》中则明确点出全省五大都市圈,要求科学制定广州、深圳、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都市圈发展规划,构建协同发展机制,并促进都市圈内中心城市与周边城乡同城化发展。


  今年6月,《广东省开发区总体发展规划(2020—2035年)》更是首次“官宣”深圳都市圈的范围,具体包括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这样一个接近4.3万亿元的超级都市圈,经济总量排在广东第一、全国第三。



  南方日报、南方+记者梳理发现,2019年,深圳都市圈五城的GDP约为42747亿元,占广东省的39.7%;常住人口约为3290万人,占广东省的28.56%;土地面积约为36312平方公里,占广东省的20.2%。


  规划都市圈背后,带动区域协调发展的意味鲜明。深圳都市圈五城横跨广东“一核一带一区”的三个区域类型,分工合作、优势互补潜力巨大。


  广东省社科院经济学研究员丁力认为,从深莞惠经济圈到深圳都市圈,更加强调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和先行示范区的引领作用。惠州拥有广阔的土地空间,而这正是深圳所稀缺的,应考虑如何更好地实现优势互补。


  广东省委党校原副校长、教授陈鸿宇在接受南方日报、南方+记者采访时表示,都市圈是经济圈的升级版。从区域合作到一体化,再到同城化,是不断升级的过程。10多年来,深莞惠经济圈的产业分工合作不断深化,但也面临行政壁垒等深层次难题。广东省推动深圳等都市圈建设,对打破行政边界,加快产业、公共服务等一体化和同城化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轨道上的都市圈


  深圳惠州将有3条高铁2条城际相连


  在大湾区东部,赣深高铁、广汕高铁正加快建设,并将通过联络线在惠州实现“握手”。这两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大动脉分别预计于2021年、2022年通车,届时从惠州出发,半小时内可抵达广州、深圳、东莞、河源、汕尾,而深莞惠也将半小时互通,加速形成轨道上的都市圈。


  除了已运营的厦深高铁、在建的赣深高铁,深汕高铁也在紧锣密鼓开展前期工作。未来,深惠之间将有3条(厦深、赣深、深汕)高铁、2条(深惠、深大)城际相连。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关于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的批复》显示,深惠城际前海保税区至惠城南段(含大鹏支线)为133公里,投资781亿元,主要途经西丽、深圳北站、龙华、龙岗、沥林、惠城南,被列为近期建设项目,将在2022年前启动建设。


  都市圈同城化,交通一体化是基础。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表示,过去10年,广佛同城是以交通先行、从地铁等基础设施对接着手。惠州也要借助深惠轨道交通的契机,很好地对接深圳和粤东粤北,并依托大平台、大项目,推进跨市合作。


  如今,惠州正吸引越来越多深圳企业和项目布局。今年6月,总投资150亿元的深圳正威国际集团项目签约落户博罗智能装备产业园;今年4月,总投资超200亿元的星河(惠州)人工智能产业园动工建设……


  深圳市深港科技合作促进会会长、深圳市科协原专职副主席张克科认为,在未来3-5年,在交通枢纽布局完善之后,惠州将成为投资热点。在深圳都市圈建设过程中,惠州可按深圳—惠州—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沿海经济带走向进行产业布局,特别要注重向南向海发展。


  “过去经济圈更多强调产业合作,现在的都市圈则强调全方位一体化,包括产业、经济、交通、城市建设、公共服务等方面。”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在接受南方日报、南方+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土地面积小,有非常强大的动力向外“扩容”。惠州的土地空间广、产业基础好、生态环境优、生活成本低,随着深圳都市圈建设,将可吸引更多来自深圳等地的企业和人才。


来源:南方+记者周欢



免责声明:

  1、以上部分内容、图片来源网络,仅供读者参考。

  2、我们所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VR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3、所有楼盘价格、折扣信息、优惠活动及其他与房产相关信息均由房产开发商提供或来源于网络,最终以政府网站或开发商实际公示为准。

  4、本网页如无意中侵犯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电告之,我们将立即予以修改或删除。 


  


编辑者:新房网

分享到: